首页| 趣闻趣事| 宠物资讯| 家电资讯| 时尚资讯| 五金资讯| 校园资讯| 人工智能| 财经理财| 文化资讯| 小说| 医疗资讯| 面试技巧| 更多

晏莞紫唐龙宝鉴奇术小说精彩试读

【发表时间:2020-09-12 21:37:57 来源:锦思网】
第6章暗夺

唐龙看着一脸淡然的杨尊,冷哼一声。

竞价?他是不可能参加的,他浑身上下就只有一千多块钱,以杨尊拿出十万连眼睛都不眨的情况,他怎么都不可能赢。

但小鼎对他太重要了,想要他放弃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

既然杨尊要横插一手,小摊老板又贪婪,反悔不认账,那就别怪他唐龙也不讲道理了,这个小鼎,他还就要定了!

顿时,唐龙脸色变得冷厉,默默的将之前丢下的钱收起来,将小鼎轻轻放回去。

杨尊看到如此,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兴奋的神色,几乎唐龙刚放下小鼎,他的手便抓向了小鼎,之前的淡定从容,顷刻不见。

“哼!”唐龙冷哼一声,脸露嘲讽神色,谁也没看到他的手轻轻弹动了一下。

一块透明的碎玻璃,顿时被唐龙手指弹出,在内劲的激发下,几乎看不到任何影踪,碎玻璃瞬间便划过了杨尊的手背。

杨尊的手背哗啦一声,出现了一道血口子。

仿佛是一柄无形的刀子,划过杨尊的手背,皮肤直接裂开,鲜血渗出,锥心的疼痛让杨尊顿时惨叫起来。

他抓向小鼎的手也立刻收了回去,捂着手吸着凉气。

这突然的变化,让周围的人都愣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有店老板还清醒着,快速伸手抓向小鼎。

他知道,这个小鼎是个宝贝,如果被杨尊先拿到了,以杨尊的身份地位,他可能就只能得到那十万了,但如果他拿在手里,就还有谈价钱的余地。

所以,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了,根本没考虑杨尊身上发生的诡异事件。

哗啦!

同样的事再次发生,仿佛空气中真的存在着一柄看不见的小刀,一旦有人靠近小鼎,这把刀就会落下,小刀并不算锋利,但那骤然爆开的皮肤,依旧让人疼痛难忍,更重要的是诡异的气氛,让人心生胆颤。

周围的人群有些懵,一丝恐惧从内心迸发。

而就在这时,唐龙趁所有人不注意,使用巧劲将身边的人轻轻一推,顿时那人大叫着扑向了摊位,将摊位直接砸倒,现场一片混乱起来。

人群纷纷向外散开躲避,唐龙一把将小鼎捞起,随着散开的人群退后,眨眼便消失不见,谁也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。

离开后,唐龙将小鼎放在怀中贴身的位置,并没有立刻回去古董店,而是继续在市场中闲逛着。

他的感知分散开来,观察着周围的人群,看有没有人在跟踪他。

小鼎是抢来的,要是被人跟到店里,少不了会有一些麻烦,虽然唐龙不怕,却也不想麻烦。他慢悠悠的在古玩城逛着,不一会儿,他还真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。

唐龙不动声色,冷哼一声,慢慢向古玩城外走去。

离开古玩城后,唐龙沿着一条河边小路慢慢的走着,小河对面是一片富人区,全是宽敞明亮的别墅,周围的景致很是不错。

唐龙将双手插在口袋里,慢悠悠的走到一个小巷子中,然后便背靠着墙壁等待起来,不一会儿,凌乱的脚步声便响了起来。

四五个粗壮的黑衣人冲进巷子,与唐龙打了个照面。

其中一个却是唐龙的熟人,是那陶宇身边的保镖大牛,并不是唐龙猜测中,那贵人楼的杨尊派来的人。

唐龙看着大牛,笑道:“原来是你,看来,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。”

大牛看着唐龙的笑脸,忍不住打了个寒蝉,身体向后缩了缩。

但想到自己身边还有四个比自己能打的兄弟,他顿时又胆气一粗,冷声道:“小子,你得罪了宇少,跟我们走一趟吧,我们老大要见你!”

“你们老大是谁?”唐龙淡然道。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,我劝你最好不要反抗,你若反抗,就别怪我们出手很辣了!”另一个壮汉冷漠的说道。

一边说着,他已经一边走上前来,一手抓向唐龙的肩膀。

大牛刚想提醒壮汉小心,唐龙便已经先动了,这次他没有动脚,而是快速伸手反捉向壮汉的手腕,瞬间扣住了对方的脉门。

在对方发力之前,唐龙一扭一拌,壮汉便轰隆一声,重重的面朝上砸在水泥地面上,砸得眼冒金星,痛苦的哼哼着。

唐龙虽然从小就接触过古武,但真正全心修练古武的时间并不长,只有不到三年,据爷爷说,唐龙的天赋是他一生仅见的,哪怕是传承了几千年的那些古武世家中,只论天赋,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唐龙。

唐龙内修的是炎黄决,据说在古武界名气很大,只是并不完整,是爷爷年轻时闯荡江湖意外得到的,外修的则是一种擒拿散手,没有特定的招式,也可以说有无穷尽的招式,讲究最简单最有效率的攻击敌人要害。

唐龙对自己的古武一向很自信,对付这群只会点零散把式的壮汉,唐龙根本不用暴露真正的实力,信手便能将之击败。

“点子扎手,大家一起上!”

见唐龙一招就让一人失去战斗力,剩下四人中,除了大牛,其他三人顿时一拥而上,从三个方向向唐龙攻击而来。

他们都是混迹黑暗世界的精英,打架经验十分丰富,实力不俗。

但很可惜,他们遇到的是唐龙。

唐龙没有对他们下死手,但下手也不轻,虽然避开了要害,却拳拳到肉,打得几个壮汉鬼哭神嚎。

不一会,便只能哀嚎着,如同沙包一样承受唐龙的拳脚。

而此时他们都没有发现,在小河对面的富人区的一栋三层别墅的阳台上,正有两男一女三个人,正看着这场好戏。

其中女的极为年轻,长着一张娃娃脸,极为可爱。

她眸子却出奇的冷静与淡然,看不出具体年纪,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存在,两个男子显然都是她的副手或者手下,站在她身后半步的位置。

“王树,你看下面那个人怎么样?”女子看着唐龙,对左手边的男子问道,声音虽甜,却带着威严。
智能果蔬机 http://www.zhinengguoshuji.com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